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总公司里的张倩-总公司里的张倩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总公司里的张倩 一次,我回总公司开会,因为总公司想把外面的所有办事机构都撤消了,我主要关心撤不撤我的公司,撤了我干什么。就在哪天,我在厂大门处从车里看见一个女的,穿着朴素的小碎花裙子,露出的腿修长笔直,胸部腰身突出有致,再看上面,直的长发披着肩膀,黑油油的,侧着的面容清秀漂亮。这是谁呢,怎么从没见过,问司机,司机说是分厂的,去年才来的,叫张倩。
  回去后,这个张倩就在我脑子里出现过几次,总想起微风吹拂着她飘荡的小碎花裙子,时间一长,就忘记了。但这个张倩肯定和我有缘,差不多一个月后,我居然在市区碰到她,那么多人,我偏一眼就认出了她,你说奇怪不。她站在公交车牌前面等车,我让司机把车开慢些过去,就把头伸出去叫她名字。她听到了,看见我赶紧跑来给我打招呼,含笑的脸在强烈的光线下,更加美丽。我推开车门,让她上来,她有些紧张,坐下后开始不安地玩她白嫩的手指头。
  她家住市区,每天跑通勤,我把她送到家,给她我的电话号码,说有事情可以找我。
  又过了好长时间,我都差不多要忘记这个人的存在,她的电话就来了,当时我不认识号码,没接。晚上去宋家接小玲,因为宋有客人来家,叫小玲过去帮他做点饭。去了后,宋和客人已经出去了,小玲正在洗澡,我无聊,就回拨过去,马上听到张倩的声音。
  她说我都忘记她了,我说怎么可能,不认识号码才没接的,她问我在那里,她过来找我有事,看我有没空。已经晚上9点多了,找我有事情,不是送上门来吗,我赶紧说我在某某酒店,让她打车过来。
  接完电话,我让小玲别回去了,给我妈打个电话说一声,就直奔酒店而去,那里有我长期包的一间房子,进去就开始洗澡,还没洗结束,服务员已经在门口接着她带了上来。我为了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还躲避似的穿好衣服,把自己弄整齐。
  她很拘束,比哪天在车上还要拘束,脸色也不对,一会红一会青,坐卧不安,我让她喝水,她不喝,让她吃水果,她也不吃,问她有什么事情,她就更加紧张,弄的我也很难看。
  就那样坐着,我接了几个电话,然后又给我妈说了小玲不回家的事情。刚挂机,就听张倩嗫嗫地说:" 我今晚睡这儿,可以吗?" 当我回头惊讶地看着她的时候,她的脸一下红的连露在脖子外的皮肤都感染成红色。
  这事情有些蹊跷,一般都是男人提出这个事情,就是女的提出来,也得要有感情基础啊。我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但她只是摇头。
  又接着坐,问不出她的话,我也无聊,找借口出去一下,碰到熟悉的一个MM,她没客人,想来我房间过夜,我不让,玩笑了一会。再进去,更加让我奇怪,张倩已经脱了衣服睡在床上,见我进来,一下把脸用被子包住。
  这架势,太勾引人了,但我还不放心,就问:" 我也睡这儿?" 被子里她在点头。
  我三下五除二,脱个精光,就钻了进去,她已经一丝不挂,柔软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有弹性,我抱住她,把她的头往被子外面揽,可她头是过来了,但同时用手把被子拉的更高,连我的头都包住了。她很紧张,浑身发抖,我亲她的时候,她嘴都在抖。
  我亲着她,抚摩着她的乳房,就慢慢把被子从头上拉开,灯光照的她紧闭着双眼,那美丽的脸庞被这使劲闭着的眼睛给挤的让人心疼,我不松开她的嘴,却用手去掰她的眼睛,她更加用力闭着,这激起我的童心来,就非要给她掰开,突然我把摸乳房的手放进她的腋窝里挠了几下,她一下笑的睁开了眼睛,眼睛和嘴同时裂开,在她的脸上,再没什么能形容哪个美丽。
  她轻松了,我也轻松。看得出她不是第一次,所以我把被子干脆掀掉,亲她的乳房。她的阴毛不多,稍微有点泛黄,我爬到她下面,把她腿分开看,和肌肤一样白的外阴只有阴唇和口口泛着粉红色,这应该是个性交次数不多的比比,我搞了很多女人了,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比比,忍不住就把舌头添了下去。她轻呼一声,夹住腿,说脏,我说有什么脏的,我喜欢,又硬分开她的腿。
  她不骚,这很奇怪,指头深进阴道,还有干涩的感觉,我顾不上思考这个,美丽的花朵在眼前,我要吃它。那里稍微有点尿骚味,可更加让我兴奋,我像狗一样,伸长了舌头从下到上拖动着添,终于有水水出来,立刻让我吸光。
  张倩扭动着身躯,不停念叨:" 不要,不要~ ,不要啊".不要什么,看你舒服的样子,还不要?
  感觉张倩完全进入状态后,我才爬上去,架起她的腿,瞄准准备进入。我担心她是小姑娘,我的粗,所以小心翼翼,像大夫打针时往里注射药物那样慢慢往里推,眼睛看处,粗大的鸡吧头把花朵向外挤压,崩展周围的皱折,然后带着小巧的两片阴唇一起往里进去。
  她好象很痛苦地样子,摇着头仍然在继续着" 不要,不要".似乎真的不行,我取出来,吐了大量唾沫涂沫鸡吧,接着往进放,这次顺利,把肉体药物彻底推了进去。她可真是个尤物,居然能吞掉我整个阴茎,而且进去后只感觉根部很紧,里面就像另有天地,宽敞而舒服。
  我喜欢完全插进的感觉,好象被装了起来,这样我可以放心压她,玩她别的部位,但这舒服的肉囊让我控制不住要去抽动,开始慢,抽动一下,她就叫一声,那是兴奋,绝对没有疼的意思,我看惯了小铃痛苦的表情,已经有分辨这个的常识。于是我开始加大力气,那紧紧的小洞口就像个橡皮圈,在抽动中有力地套弄我的肉棒,这个刺激简直太爽了。连续就是上百下,她突然不知道那来的力气,一下把我蹬的差点飞了出去,鸡吧脱出时发出" 砰" 的一下响声,就见她蜷缩着,夹着双腿开始抽筋。阴道里一股一股的白色泡沫状液体流了出来,顺着大腿向床上流去。
  她高潮结束,我还没完,接着插入,最后抽出来射到她的肚皮上。
  她还是和我生疏,做完后,她要起来上厕所,背着身子把乳罩戴好,裤头穿上。
  我让她洗一洗,等她出来,我也进去冲了一下,然后就出来躺下。她拉灭了灯,我想搂她,看她挺着没有配合的意思,就只揽着她的头,问她为什么要这样。
  她沉默了一会,开始说。原来她在车间老受骚扰,一直躲避,结果总被领导找茬,就是有小伙子追她,也连带着受水,更过分的是,总经理看上了她,给她调了轻松的工种,后来又调她在分厂办公室工作,条件是要求陪他。总经理是个老头,有色有丑,骚扰的没办法,差点霸王硬上弓。哪天碰见我,她就想,这样下去,不找个后台就的离开,想着我很年轻,听说在总公司很有影响力,送给老家伙还不如给我。
  这些意思她表达的很含蓄,但我能听明白,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我保护她。
  我就告诉她,这点忙不用干这个我都帮她,何必呢,她说不干怎么说的出口,再说她想着这个社会,我不干能帮她吗。我就笑她傻,然后问她和我做爱愿意吗,好吗,她点着头,只说就是感觉生。于是我说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就不要做这个,我仍然想办法保护她,做个朋友就可以。
  我给我原来的领导--厂长打电话,告诉他张倩是我亲戚,要他照顾,他是聪明人,自然明白,然后我又找人事副总把她调到厂长手下当办事员。
  张倩有个男朋友,和我同姓,叫林之栋,在另一个分厂,知道我帮了张倩,和张倩提着东西到家里来看我,小伙子很帅,很机灵,比我当年灵光多了,我看着他们很般配,就给了两条香烟作为回礼。
【完】

友情链接:日本色情网站_日本黄色片_在线看不卡日本AV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