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小美女老师的性教育-小美女老师的性教育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老师小说
小美女老师的性教育 第一次见到雪儿是在2001年底,北方的冬天很冷,所以她刚进那个小舞厅的时候,脸冻得红扑扑的。我当时不由得心为之一动:这是谁家的姑娘,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漂亮?


  那是一场单位举办的卡拉OK比赛。小雪儿是作为职工子女来参赛的。我们这个国企单位1500人左右,所以你想,唱歌好的人应该大有人在――我就是其中一个,呵呵。不过我本来是不会去参加的,因为不屑,呵呵不要踢我,是真的。我是临时抓去做的主持人,爱唱歌而且唱的好的人都有这种经历吧,本来不想的,一到这种环境,忍不住顺便就参加了比赛。


  最后的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这个雪儿是第一名,我是第二。雪儿唱得确实好,她接受过专业训练,《青藏高原》高音部分举重若轻,歌声清越而嘹亮,简直有点绕梁三日的感觉,我佩服之至。


  因为我是主持人的关系,所以有很多机会和小雪儿说话。她真的很小呀,当时才12岁,也扑闪着眼睛总是问这问那,很天真,也很可爱。还有挺重要的一点,我对人尤其是对异性的牙齿很重视,这是不是挺怪的?我喜欢看到别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当然我自己也是如此。雪儿就有一口洁白如玉的小白牙,让我喜欢。


  最后领奖的时候,我还假模假式的和雪儿握握手,感觉小手很软,很嫩,很纤小。眼睛同时瞟到了她穿着浅红色小毛衣的胸前,看到了很浅的两个突起,想到:才12岁就开始发育了吗?心中不禁怦然……再次见到雪儿是两年之后。夏天,单位组织巡回慰问演出,雪儿也在演员之列。这时的雪儿已经明显的进入了青春期,个子高多了,婷婷玉立的,还总是低着头想事情的样子。我们这里是很北的北方,所以夏天也不象内地那么炎热,虽然穿裙子的也是满大街,但是雪儿穿的是一身利落的浅色小牛仔,衬托出她已经明显发育将近成熟的女性身材,更显得落落大方,楚楚动人。


  小青,是雪儿学校的音乐老师,也是我这次巡演的主持搭档。顺便说一句,我们这里是企业办社会,学校就是我们企业的。小青一个整建制班分配来到企业的时候是我接的,同时给她们进行入厂教育。当时就和她们班一个女同学有染,呵呵。


  小青虽然教音乐,可是她的舞蹈造诣却似乎更高,水平在我们企业里首屈一指。她是一个典型的南方美女,高额,略深陷的大眼睛,小鼻子小嘴,长颈,腰身细软,双腿修长,身材比例很好。配合她略带南方口音的软软的声音,还有一头及腰的长发,按时兴的叫法:万人迷。


  我的长相并不好,还黑,但据朋友说,我的笑容很有亲和力;我的身材也不好,身高比马拉多纳高点有限,体重比马拉多纳低点有限,但还看得过去。如此外形,扔人堆里是不容易被寻掘出来的,但是我重仪表,性格好,嘴活泛。尤其是扎到女孩堆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且善解人意异常乖巧,同时假扮沧桑尝尽酸甜苦辣看透世态炎凉,所以总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且才华横溢的感觉。


  人常曰此子涉猎广泛学问广博,其实我自己最清楚我是杂而不精只粘皮毛。


  在我们单位我这样的基本上就算才子型的了,所以泡MM还是有不少心得的,呵呵。


  小青就喜欢我这样的。他老公是工作狂,事业型的,其实我比她知道的还清楚,他是典型的又能干又会拍,眼睛向上永无止境的那种人。他对事业的重视程度要高于对妻子,同时我对他妻子的重视程度又高于他,小青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在以音乐、舞蹈为主的艺术范畴外,我和小青同时也对房中术、欢喜禅等古代知识遗产进行了身体力行的实践和积极踊跃的探索。


  这一天的慰问对象,是个边远的小分站。我和小青推门进了小站的会议室,准备最后串一下临时准备的主持词。一进门,我愣住了,雪儿在换衣服。她的小牛仔等等堆放在会议桌上,身上只有一条雪白的内裤,手里捧着一件藏族风格的舞蹈服装,静静的愣在那里,看着我们,我想当时她可能脑筋里已一片空白了。


  这时候我感到了一阵目眩,雪儿太白了!圣洁而又非常干净的女孩的美体令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尽量表达吧:


  长长的黑发披散在柔弱的粉肩上,两只在她的年纪里绝对算大的乳房真的象可爱的小白兔子般挺立着,我可真知道有的情色文学里描述的“脱离了地球引力般丝毫没有下坠的乳房”的样子了,那两个小乳头可爱的让人不敢唐突,她的淡淡的乳晕……我只能说是“浅色”的,因为它只是比雪白的乳房颜色稍暗,比浅粉红还浅。


  由于在我的角度看到的是雪儿的侧身,所以前面乳房下看到的是雪儿抱着的一堆衣服,而后面则是及其柔美的一条曲线由颈及腰,而下面就是紧紧绷在小白内裤里的小白屁股,然后就是修长的腿,可能是因为年纪小,大腿也很细。


  就这样愣愣地看着,仿佛很长时间,其实也就是三五秒,雪儿还没反应过来或者说是不知所措,而小青这丫头狡猾而又顽皮,她说:“没事儿雪儿,你继续换衣服,别耽误了演出,我和文老师背对着你就行了,我们也没有别的地方练台词。”


  我急忙转过身去,嘴里诚惶诚恐还故作镇定地说:“对不起雪儿……”


  小青很自若地转身道:“我们开始吧。”


  从始至终雪儿没有吭一声,她悉悉索索很快就穿好了藏袍,低头抱着衣服出了门,这时我才明白这个会议室的门是推拉活动的,根本没有门闩插销之类的东西,同时我还明白刚才短短的两三分钟里我如坠云中,不知道对主持词的时候我在说些什么,因为雪儿刚出去我的耳边就响起了噗哧一声轻笑:“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我正色道:“《关雎》里的淑女也就是这么大点儿岁数吧,君子还好逑呢,而且,”我小声凑到小青耳边:“那么漂亮的身材我说不喜欢才是骗你呀,你看人家小姑娘的胸,比你大姑娘的还大,呵呵,你们练舞蹈的是不是嫌胸大碍事,心理调解生理,练着练着就练小了,呵呵……”


  其实小青的乳房虽小却正合我意,我的审美就是喜欢清瘦的高挑的女孩,小乳房,小屁股,小蛮腰,细长腿,握在手里韧而不紧,感觉奇妙,有时和长得挺漂亮的少妇跳舞,手抚其腰,腰上一堆软肉让我马上能联想到肥沃的肚楠,下一步计划就此打住。可能有很多人喜欢丰满型的,各有所好,你们别骂我,呵呵。


  和小青关于胸大胸小这一课题还没来得及由浅及深地进行研讨,就在我的胳膊、后背连遭重创后嘎然而止。


  串好了主持词,正准备出门,小青突然冒出一句:“文哥,真喜欢雪儿吗?


  我找机会让她伺候伺候你,顺便也服侍服侍我。”看着她含笑的大眼睛,除了笑意那里面还有别的东西,我却不知道是什么……巡演结束有近两个星期了,明知道小青已经放暑假,我却一直没有联系她,一方面我知道她一定会先来找我,在她孤傲的骨子里认为,这样就是我又赢了一次;另一方面确实很忙,夏天我们这里是圣地,迎来送往就是现在白天的主要工作,而平时白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现在晚上的主要工作。


  在一个星期六下午,陪客人吃饭喝酒一直到送到机场,在机场碰到了小青的老公,他和领导一起去南方参加一个以吃喝玩乐为主题的系统会议。客人们刚进安检,我的手机响了,我看到来电号码微微一笑,是小青。


  机场回市区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小青电话里所谓的惊喜是什么,她说今天她要设计一个节目,她要当主人,不会是SM里的QUEEN角色扮演吧。我无法理解一个男人在假想的卑躬屈膝和真实的折磨虐待中如何获得心理上的快感,我倒是一直想找人试试SM,不过当主人的应该是我。


  进到小青的家里,我吃了一惊:雪儿正在弹钢琴。雪儿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宽松短袖短裤,松松的扎着马尾巴,典型的小孩子打扮,而小青则是将一头长发随意盘起,套着我经常看到的那件白色丝织低胸吊带睡衣,我敢打赌,她睡衣里只穿了内裤,因为胸前突起的两个小点和白色内裤的痕迹在略透明的睡衣下若隐若现。我似乎明白了今天小青的目的。


  雪儿看到是我进来了,又低下了头看着琴键。小青指导了她两句,大概是说雪儿的指法不规范,用不上力度,但不是一时能够改正的,不要着急诸如此类,然后抬头对我说:“我叫雪儿来看看她学琴的水平。刚刚雪儿还说,喜欢听你的通俗唱法呢。”然后挤了挤眼睛。雪儿的脸马上变得粉红,但是没有吭声,小手又在琴键上开始跳动,但是我能听出来,已经有些乱。


  “我那是纯粹的业余爱好,哪能入的了小雪儿的法眼。”我随口诌着,但是心里愈发能肯定刚进门时的感觉。


  “不是的文老师,你唱歌真的很好听。”雪儿抬起头看着我认真的说。她的眼睛真的很黑!我心中想。


  “不想给我们唱一首吗,偶像?”小青问。


  “别拿我开涮了田老师,”我避开这个话题,“你找我来帮什么忙呀?”我故意问。


  “我家的电脑不能上网了,请你来看看。”


  打开电脑,我哭笑不得,不知道是小青还是她老公选择了脱机工作,她竟然以为中毒了!能顺畅地在宽带上遨游的时候,小青突然问一旁随意翻书的雪儿:


  “雪儿你们现在有生理卫生课了吗?”


  “没有,初三才上。”雪儿从钢琴凳上站起来回答,看来学生与老师之间的距离感不是很快就能消除的。


  “我这里有一个网站,你可以看看,提前接受一些教育。”侧在我座位身边的小青说着就打开收藏夹,点击了我很久以前曾经上过的《银瓶梅》网站,我知道这是一个性健康网站,属于国家规定允许范围内的成人网站。


  但是几秒钟时间过后,屏幕上充斥的就完全是“如何性福、性交时男女的感受、性崇拜可取吗”之类的内容,而且还有和雪儿一样身材的女孩子的清凉装作为点缀图案,这摆在我们三人面前,令我惴惴不安。我侧目看去,雪儿依然站在钢琴凳前,双眼盯着屏幕,手中紧攥着刚才看的那本书:“田老师,我们还不该学呢……”


  “这不马上就该学了吗?”小青很自然地说,“来坐到这边,让文老师给我们找资料。”雪儿好像不是很情愿却也没有太抵触,和小青一起坐在我电脑工作椅旁边的床上。


  这是雪儿家的小居室,进门左边靠墙是钢琴,右边顶里墙角是张单人床,床边是这台电脑。整间小屋子布置得简单温馨又不失格调。


  “找哪些资料?”我终于知道了小青想要做什么,但脑子里一时有些乱:小青这样是在玩火,甚至她自己也未必知道事情发展下去结果到底会怎样,而且雪儿虽然有着已经基本完全成熟甚至惹火的身体,但她毕竟还是个初中生……“找找青春期的知识吧,看看有没有第二性征的图片资料什么的。”小青非常自然的将事情慢慢向她预期的方向引导,“雪儿你知道什么是第二性征吗?”


  “不知道。”雪儿的语气怯生生的但是肯定地回答,同时声音中充满了对答案的期待。


  “第一性征就是男女间在性方面最根本的不同,生殖器呀,性腺呀什么的,第二性征主要也是男女之间外表的不同,主要就是从青春期你们这个年龄段开始出现变化的。”小青认真地娓娓道来,口气就像在上课,她做戏的本领我简直服了,她肯定有预谋。


  “男女在这段时间外表、体形上会出现一系列差别。例如男孩子会比较高大啦,肌肉发达啦,长胡子长喉节啦,嗓音变低沉啦等等,第二性征的出现使青春期的男孩儿越来越帅,成为男子汉;同时呢女孩子会比较纤弱,皮下脂肪丰富,乳房会长大,骨盆会变宽等等,这也是第二性征的功劳,使青春期的女孩儿亭亭玉立越来越靓。”


  这时我根本没有心思去找什么狗屁资料,侧眼望去,小青的举止神态表情倒真的象是在传道授业,只是眼睛很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没有一丝不自然,小雪儿的脸已经变得粉扑扑的,眼睛慌乱地和我对视了一瞬又慌乱地挪开,一种想喊停又不敢吭声,羞于继续听又想听下去的表情,可爱极了。


  我感觉到了屋里的气氛已经开始升温,而我心中的罪恶想法也已开始萌动。


  我知道雪儿的不自然是因为我的在场,如果只有小青和她,她肯定就算害羞也会自然地倾听。


  “这没有什么,你没必要感觉别扭,”我用沉稳的口气说,“田老师讲的很对,而且她是为了你好,这样你能更早地了解这方面的常识,及早解决青春期的困惑。别因为我在就觉得放不开,我比你大十岁还要多吧?做你的叔叔都够了,呵呵……”我的口气开始变得轻松。


  很明显听到这几句话雪儿也轻松了许多,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又微微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对了,到了青春期男孩女孩的腋下呀,阴部呀都会长出体毛来,雪儿你有了吗?”


  小青这一问真有些突然,雪儿的脸腾地又红了。“嗯。”雪儿的声音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


  “来让老师看看。”小青说着身体就挪向了雪儿,我的心跳猛的加速了,看到小青拉起了雪儿的手肘,我才想到她要看的是腋毛,好像从心底松了一口气,看雪儿快速变化的表情,我明白她也松了一口气,顺从地举起小手放在脑后。我心里暗道:“太聪明了,太狡猾了!”


  “雪儿的腋毛真细真软,比我们大人的好看多了,文老师你也来看看。”


  我凑过去,看到被小青撸到肩膀的袖口旁,稀疏得绝对能在一两分钟内就能数清楚的柔软腋毛,还有柔软的腋窝里亮晶晶的汗液,那是因为紧张而产生的。


  我的心跳陡然又加快了,嘴里说:“真是很美,这样最好了,可是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变得浓密,那样就不如现在这样好看了。”


  我不知所云的说着话,凑的更近了一些,轻轻地嗅着,是汗的味道但决不难闻,还有一股好闻的香气,这就是书上说的处女体香吗?突然雪儿的胳膊缩了回去。我想大概没有异性这样对她讲话同时又和她有这种近距离接触吧,让她感觉到了害羞和别扭。


  “有过初潮了吗?”小青在雪儿耳边轻声问。


  “今年来的。”雪儿乖乖的回答,有过刚才的一些事,雪儿大方多了。


  “那你就已经算是个小女人了,看来有些事情应该让你知道了。”小青亲切地搂着雪儿的肩膀,“我们雪儿可是个小美人儿,是不是已经有男生对你有好感了?”雪儿点点头。


  我赶紧顺杆爬:“正所谓异性相吸,成熟后的男女对异性产生好感是非常正常的,正因为这种好感,才产生出以后的爱恋,直至结合,人类才能世代繁衍下去。”


  雪儿半懂不懂的听着,小青接着又问:“雪儿你知道人的生命是怎么创造的吗?”


  “我妈说我是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的,我总觉得不可能。”


  我觉得生孩子的事不应该这么早让她知道的太清楚,这样会让她觉得恐怖,于是就没有直接回答:“在男人和女人做两性接触的时候,男人所创造的精子和女人所孕育的卵子结合,就形成了合子,在母亲的肚子里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也就是所谓的十月怀胎,合子就会逐渐成长为一个小婴儿,最后出生。”听了我教科书似的解释,雪儿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难以理解生命创造过程之神奇。


  小青又接过话题:“文老师刚才说的两性接触,书面语言叫做性交,性交是人和动物都会做而且都要做的,但是人是有最丰富的感情的动物,是动物所根本无法比拟的,所以人的这种两情相悦,男欢女爱爱欲交织的性交,叫做做爱,而动物的比较低等的性交,叫做交配。”


  可能是听了小青连续几个让人心动的词汇,雪儿面上又沾桃色:“做爱?是接吻吗?”


  小青噗哧一乐:“我们的小雪儿真是可爱呀,不过你不懂是正常的。做爱是一个非常美妙的过程,方式方法有很多,但是殊途同归,最后一般都是在性器官的共同接触里达到最美妙的高潮,取得人最舒服的快感。性器官对女孩子来说就是你下面来事儿的那个地方,男同胞嘛就是咱们说小男孩小鸡鸡的那个东西。”


  说到这里,雪儿的脸更红了,可是眼睛却扫了裤子上我微微隆起的两腿之间。


  小青这时也满眼笑意的看着我的隆起:“小男孩的小鸡鸡你见过吗雪儿?”


  “见过,那不是小便用的吗?”


  “是小便要用到,同时做爱的时候也要用它。平时,包括小便的时候它是软的,做爱的时候它会变硬。”我回答。


  “男人的那个东西受到和做爱有关信息的刺激都会变硬的,”小青的声音里有了谑笑的意味,“文老师现在是不是已经硬了呀?”


  “是的,我们在聊这个话题,而且面前是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所以不知不觉它就硬了,我想管也管不了它,这小东西一到这时候就不听话。”我如实回答,小青哈哈地笑了起来,没想到雪儿清纯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文老师,给我们两个女人看看男人的那个东西吧?”


  “我不要看!”雪儿急急的表示反对,头摇的很快,身体动了动,好像不想坐在床边而是要站起来。


  我以敏锐的泡妞敏感性和对事态发展灵觉的辨识力知道这是一个紧要关头,马上说:“这对于你们来说倒是没什么,雪儿为了了解男女生理上的一些常识确实也应该看一看,将来上课学到这方面知识的时候看到的是少量的图画介绍,也不直观,”说到这里雪儿稍稍低下了头看着地板,“不过对于我倒有些障碍,我是在别人家里别人面前裸露身体呀,还真挺害羞的,不过我们的做法是正常的也是正确的,好吧,为了雪儿及早掌握有关知识,顺利度过青春期,我奉献了,让你看一看真正的男人身体。”说着我就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小青拍了拍雪儿的肩膀又继续搂着她,似乎平息了不少雪儿的紧张。两人一个真认真一个假认真地看着我脱掉了上衣,在我解开皮带的同时,雪儿双手捂住了脸。


  我的全身很快就完全暴露在小屋里,脱光衣服反倒感觉热了起来,下身阳具完全摆脱了一切束缚,它知道雪儿的双眼正在通过指缝向它注视,更加的昂首怒目。


  “雪儿你看,这就是男人的身体,根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小青装作对雪儿的心理反应一无所知,慢慢地拉住雪儿的右手,很自然的慢慢放下来,雪儿的左手也就随之自动放下了。


  “你看主要有两点不同,男人的胸基本是平的,这全是肌肉,叫胸大肌,”


  小青说着就站起来用手抚了抚我的胸,我也搞怪地摆了个健美运动员的POSE侧身挺胸收腹提臀外带瞪眼噘嘴,雪儿不由得笑出了声,我心中暗喜,她的紧张情绪起码缓解了一大半。“不像我们女人胸前是两个乳房,”小青同时用双手托了托自己的两个淑乳,装得象个专业讲师,雪儿也听的认真,目光随小青所讲而动。


  “另外一点不同就是下面这个性器官。”小青边说着边蹲下握住我的阳具。


  “雪儿你看,这个东西是男人独有的,你知道它叫什么吗?”小青双眼盯着雪儿问,她的脸离我的阳具很近,手在非常慢地套弄,我的阳具更加坚挺。


  “小鸡鸡……”雪儿不确定的回答。


  “小鸡鸡是说小孩子的,这个东西正确的叫法是阴茎,俗称叫做鸡巴,听说过吗?”


  雪儿点点头,脸色更红了。


  “你看,前面这个圆圆的头部,叫做龟头,因为它的样子象乌龟的脑袋,”


  小青边说着边用左手食指揉了揉我的龟头,一阵麻痒传遍我的全身。“男人硬起来的时候,他的鸡巴都会变得很热,你过来摸摸看。”


  我的脑子里现在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小屋里的淫糜气氛开始弥漫。


  雪儿也从床上站起身,蹲在了我的阳具的另一侧,目不转睛地看着它,但她并没有伸手去摸。


  “雪儿跟我一起念:鸡巴。”小青的语气里明显带着老师的命令口吻。


  “……鸡巴。”雪儿小声地重复。我想这可能也算是一种催眠吧。


  “鸡巴就是阴茎。”小青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就像是在领读课文。


  “鸡巴……就是阴茎。”雪儿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龟头。”小青攥着我阳具的右手的拇指开始在龟头上打转。


  “龟头……”雪儿已经自然而然地跟读。


  “龟头就是鸡巴头。”小青又开始了慢慢的套弄。


  “龟头就是……鸡巴头。”雪儿已经放弃了羞怯,她紧紧抱着膝盖的手指已经松软了下来。


  “雪儿来摸摸看,文老师的鸡巴已经很热了。”小青松开了手,柔声但是不容置疑的说。


  雪儿终于慢慢伸出了纤小的右手。


  当她的小手软软地环绕在我阳具的躯干上,我从身到心泛起了一阵战栗,感觉太好了!雪儿竟然学着小青的动作,慢慢地套弄着。


  “真的好热……”雪儿带着惊奇的表情小声说。


  “雪儿你应该说,文老师的鸡巴真的好热,这样会给文老师带来更多的性方面的快感,他的生理心理会更加舒服。”小青的声音变的更低,更柔。


  “文老师的……鸡巴……真的好热,嗯……”雪儿套弄我鸡巴的小手攥的更紧,而且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吟!她的眼睛还在目不转瞬地盯着我的鸡巴,可是目光已经开始迷离。


  “雪儿不要停,继续让文老师舒服着,老师让你再看一看成熟的女人的身体。”小青站起身来,轻轻拨下了睡衣的吊带,看着白色的丝织睡衣缓缓从小青的身体上滑下,我的心脏又是一阵急跳,小青究竟会让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雪儿你看,这就是成熟女人的身体。”小青说着缓缓地原地转身一圈,傲立的小乳房,紧绷的小白内裤令人目眩,雪白修长的双腿之下,一双玉足踩在水晶般透明的半高跟拖鞋上,显得无比优雅性感。


  我感到阳具上的小手紧了紧,然后停住了套弄,于是我说道:“雪儿,不要停,你的小手动起来我很舒服。”


  雪儿慌乱地扫了一眼我已经彻底黑红粗壮的阳具,继续撸动起来,我接着配合小青的戏路:“田老师的身材在女性中属于比较完美的,所以可以做你的教科书了,你看田老师的乳房,这不仅是女人的第二性征,是女性人体美的表现,而且也是将来哺乳的需要。”


  看到小青脸上露出了浅浅的诱人微笑,双手在自己的淑乳上抚动起来,我继续道:“乳房同时也是女人身体性感地带的一部分,亲吻按摩乳房,能够给女性带来愉悦的感受,其中最敏感的就是乳头,”我看到小青的食指开始在自己的乳头上画圈圈,双目微眯地看着雪儿,“女性生长到成熟的过程中乳晕的颜色会逐渐变深,田老师的乳晕是不是比你的颜色要深一些?”


  “……嗯……”雪儿轻声回答。


  “乳头受到性的刺激会勃起,变大,变硬,你看田老师的乳头,已经开始有变化了,”我心中暗想,雪儿的身体不知是否已经有些反应了。


  “女人的小腹不像男人的长满腹肌,而是平坦中略微有些隆起。”我感觉乳房的话题已经快要触及雪儿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急忙转移到小腹缓冲一下,看着小青曼妙缓慢的扭动姿态,我想就算雪儿还是个不太通世事的孩子,而且还是女性,她也一定会被这种妖娆之美所吸引,所打动。


  “看看田老师的胯部就知道女人的胯部要比男人的宽,这是生理上的需要,也就是为了生育,同时这样造成的曲线美也是无与伦比的,你看田老师的脖颈、乳房、脊背、腰胯、小腹、双腿,这一条条的曲线,是不是很美?”


  雪儿用力点了点头:“嗯,真美。”


  这时小青背对着我们,上身慢慢伏在电脑桌上,撅起了两片嫩臀,没想到平时我觉得并不大的小青的屁股,在这种姿势下显得雪白硕大,在白色小内裤的少量包裹下更显得妖艳,我的阳具感觉雪儿小手又是一紧,我赶紧说道:“女性的臀部脂肪比例比男性要高很多,所以看起来柔软一些,大一些。”雪儿认同地轻轻点了点头。


  小青这时候转过身来,蹲下去面对雪儿说:“雪儿看到老师几乎全部的身体了,就差那一点,想看老师的阴部吗?”这个问题对雪儿来说显然有点突然,她一下愣住了,不置可否,小青继续用缓慢而略带有老师威严的口吻说:“老师知道雪儿是想看的,因为同是女人,但雪儿你毕竟还小,而老师的阴部是成熟的,你想看看是什么样子,对不对?”


  雪儿低下了头,细声说:“是……”小手已经从我的阳具上挪下来,两只手摆弄着宽松的短袖套衫胸前可爱的蝴蝶结。


  小青扶着雪儿站了起来,双手握着雪儿的肩膀,盯着雪儿的肩膀微笑着说:


  “那先让我也看一看你的身体吧,反正这里也没别人。”说到这里雪儿瞟了我一眼,我依旧坐在电脑椅上,阳具也依然昂首挺立着,保持着矜持而礼貌的微笑看着雪儿。


  “你看,文老师和我已经把身体完全给你看了,雪儿的身体很美的,前一阵演出的时候碰到你换衣服我们也都看到了,所以雪儿你不要紧张,我们大家都坦诚相对,这样不是很好吗?,来。”小青说着就掀起了雪儿的套衫。


  雪儿赶紧抓住了衣服底部,“别,别……”但是小青没有给她更多的思考时间,继续向上撩起,衣服挣脱了雪儿的小手,到达了她的腋下,露出了白色的半截腰护胸小背心。


  “来,雪儿抬起胳膊,”小青柔声命令着,雪儿真的乖乖举起了双臂,这件短袖衫转眼脱掉了。


  雪儿马上两只胳膊交叉放在了胸前,或许她觉得这样有点显得很放不开,所以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笑容,但迅即一脸恐慌,两手又向下去护住两腿之间——小青竟然乘她不备拽下了她系松紧带的休闲裤子。


  “啊,老师……”雪儿这时的慌乱令人贲然,她顾不得上半身部分肉体的裸露,而小手也仅仅护住了本就被内裤保护的私密之处,可爱的白底有小熊雨伞等卡通图案的内裤下,一双细长的玉腿紧紧夹着,秀气的小腿跟处,穿着粉红色休闲拖鞋、小白袜子的脚丫上赫然是小青给她褪下的裤子堆在那里。


  “雪儿抬脚,把裤子脱下来。”小青低着头坚定地看着雪儿的小脚,雪儿似乎从心底默认了这一切,顺从地抬脚,默默地任凭小青扒去了她的保护层。


  这时的雪儿全身只有护胸,内裤,袜子三件小衣,她慌乱的眼神闪过我露出看痴的表情的脸上,又害羞地低下了头,双手在私处前绞动着,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我缓过神来,看到小青刚刚站起,我心中有了想法,也站起身来一步迈到床边雪儿的另一侧,按着雪儿的肩膀说:“雪儿又有点紧张了,来,我们都坐下说说话会好一些。”说着话的同时,阳具不经意地轻轻抵着雪儿的腰胯。


  小青非常配合地也扶着雪儿的肩,三人一起坐下,我伸手到雪儿的脑后轻轻捋下她系马尾巴的皮筋,让她的一头长发披散开来:“这样不是更漂亮吗,雪儿你应该让长发披着,这样不但美丽,而且显得长大了几岁。”


  雪儿望着我笑了一下,我知道她确实是因为得到了赞美而高兴。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小青幽幽的望着我们,嘴里不情不愿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完】

友情链接:日本色情网站_日本黄色片_在线看不卡日本AV

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